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新年到了,又是一片喜慶。我卻未在這喜慶中得到一絲的高興,心總是很沉重。眉頭也緊鎖著。以前的同學回校來,見到他們應該高興才對。可是,他們走了之後,我的心中就多一份落寞。失落與寂寞就這樣在心裡徘徊,把我折磨的憔悴。或許是想起了曾經一起的時光;一起奮鬥的日子;一起踏上高考的考場,答著相同的問題,卻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軌跡。太多的日子值得回憶;太多的記憶無法抹去;太多的理由讓我想起你。 回憶是傷感的,尤其是在冬天,分明是把心掏出來凍成冰砣,再一點點把它捂熱。想起剛入高中時的茫然,見到初中同學時的興奮;想起高一時把陳偉的口頭禪一一記錄在案,以至於他把那些挺逗又蠻有哲理的口頭禪一一刪掉;想起高二時說出自己心底最真的愛,可是最總沒有結果。不曾體會她的心中有痛麼;想起陳偉對我說: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,可是我失敗了一次,依舊沒有悔改;想起高三時在寢室留下的記憶,卻留不住時間,我們最終還是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軌跡。 回憶太多,氾濫了也就成了災。總是在孤獨的時候唱一首朋友,卻不想讓別人聽到。太多的寂寞無人訴說,太多的寂寞成了歌。總會想起高一到高三的三次元旦晚會,簡陋的佈置卻有最純真的友誼;跑調的歌聲卻有最單純的歡樂,我們就在這歡樂聲中又長大一歲,也離分別更近了一步。 時光太匆匆,留不住它的腳步。當再次走回高三,成為高四。復讀,成了流行的話語。望著昔日的同學可以在大學校園裡自在的談笑風生。而我卻孤單的坐在高三的教室裡,望著熟悉的校園,再來一年。現在這一年又已經過去了一半,卻不得不面對現實,面對殘酷。想起曾經指點江山,笑看高考。現在卻不得不背上高考沉重的枷鎖,鎖住了歡聲,只剩下滿目的蕭索。 回憶太美好,把現實映得很殘酷。我冷落的待在角落,忍得住寂寞,卻忍不住思索。現實的殘酷把理想逼得無路可退,我只能待在狹小的一平米之內,把思想飄到千里之外。有時在想像自己考上一所什麼樣的大學,在什麼地方。總是期盼著高考的再一次到來,卻又對高考的到來充滿了恐懼。現實是個冷色調,理想才是彩色的。可太過於理想,就會把自己迷失在繽紛的夢幻中,掙扎不出,無從逃脫。就像是鴉片,吸一口會讓人上癮的。 回憶真是個好東西,真的有些像杜冷丁。讓人不再心痛或者說是忘記,真是個矛盾的東西,讓人忘記高四的迷失和痛苦。孤寂與彷徨,就像一隻無家可歸的小貓,流浪,流浪,流浪……在這裡看不到熟悉的目光,太多的陌生,也就有了太多的沉默。魯迅說:不在沉默中爆發,就在沉默中滅亡。可我依舊在沉默啊,沉默啊……一步步走向滅亡。不過滅亡的不是我的肉體,卻是我的靈魂和夢想。我不敢想像沒有靈魂的人怎樣活在世上,也不敢想像沒有夢想的人怎麼有勇氣活在世上。失去了靈魂和夢想的人就是一具能走的殭屍而已,或者說是一具空殼的肉體。雖說人都是一具臭皮囊,但皮囊裡是珠寶還是稻草卻不得而知,有靈魂和夢想的皮囊才有活在這個世上最基本的理由。我看看我的靈魂和夢想,幸好,還在……儘管它們在黯淡下去。 夢想?提起這個詞我都感到羞愧了。內疚的心隱隱作痛,我真的希望有一天自己步入廈門大學的校門,當然是以學生的身份,而且就在2010年的夏天。夢是好的,現實卻是現實。別說它殘酷,只是把現實擺在了面前。遙想假如在2010年的夏天,我真的走進廈門大學那個夢寐以求的校園,獨自徘徊在校園的小路,看著一張張陌生的面孔,不知道誰與我熟識。或者說我的朋友們,你們又在哪裡?在北京,上海,廣州?是在鄭州,上饒,信陽?亦或洛陽,西安,廣西的某個城市?還是在許昌這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?廈門我認識誰呢?似乎誰也不認識,那麼我注定繼續寂寞下去。 夢想都這麼殘酷,現實就更冷了。天冷心也涼。重回高四時的追求與嚮往就像高一一樣爆棚。可一次次的打擊與挫折讓我不得不正視這個現實:我離廈門大學還很遠。就這樣在挫折面前逐漸失落,逐漸迷失了自我,逃課開始,心也收不回來了。我再一次頹廢,成了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學生。還好沒有吸煙喝酒,不知為什麼,寂寞的時候想去喝點啤酒,想用酒精驅趕寂寞,可是寂寞的酒量比我大的多,我喝不倒它的,也就不和它比酒量了。而尼古丁的味道我從小就討厭,所以就不需要這位來幫我趕走寂寞了。剩下我自己孤獨的和寂寞聊天,從天亮到天黑,從天黑再到天亮,經久不息。而在落寞中我遇到了她,一如高二時的遇見。巧合,亦或是重逢?可主角卻變了,不變的是我一如既往的衝動。衝動是魔鬼。可我又魔鬼了一把,而且是孤魂野鬼。本在自己緊閉的空間裡遊蕩,偶爾溜出去,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。回頭的路斷了,也就只有向前。或許回頭只是一種惘然,白費力氣罷了。即便前面再陌生,也只能在歧途上尋找正確的方向。 孤單是一首歌,歌聲很淒涼,慶幸自己在高四時還能遇到廖。如果沒有他,我真的不知道高四該怎麼度過。儘管老雞和阿飛也在高四,儘管時不時的找阿飛聊會兒天,開些很無厘頭的玩笑。但畢竟不在同一個班,來往就未免有些尷尬與不便。在這個班內我認識的人甚至不超過阿飛他們班,他們班有很多高中的熟識。可在這個班裡,除了廖我都不想和其他任何人交往。而且這個班的氛圍也不適合我,我也不喜歡這個班級。可能是太多外校複習生的緣故吧,他們帶來了他們學校的氣氛,而我卻更願在縣三高這個小圈子內交往。這就是政治上所說的價值觀取向不同吧!真的很感謝上天,還留一個朋友在我的身邊。很感謝他給我加油,分享快樂,也承擔了憂傷。太多的憂傷讓我不想再憂鬱下去:如果可以,我希望不再憂傷;如果可以,只讓我的右眼流淚吧,另一隻眼讓它擁有明媚和微笑。 當再回首,一學期已經過去了一半。新年的鐘聲已經很近很近了,審視自己高四走過的路。幾乎在重蹈高中三年的覆轍,只是更短了些,更憂鬱了些,更孤單了些。本來以為我再來一次會有什麼不一樣,結果還是差不多,沒什麼不同。只是突然覺得,再來一次的話,好像…真的沒有這個必要。可是已經選擇,耗費了一年的時間,不想再一無所獲。只有選擇戰鬥,即便不想,但是必須。因為不是我一個人在戰鬥,還有我的父母、親人、朋友、老師…他們在支持著我,我必須止住憂傷。如果有一天我死在戰場上,這些文字就作為我的奠文吧,因為它們是我用心來堆砌的…… 文章來源:卡卡與美麗 |一直在路上 |小丸子BLOG |Daily Guardian |大明王朝劇組的BLOG |自知書坊的BLOG |洛斯事務書業 |冬牧子的茶,還有綠豆湯 |郭琳的BLOG |桓台衛生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