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從前有這樣的一個愛情故事,故事的主角是兩個傻瓜。男的好傻,傻的只知道說瘋話,女的也好傻,傻的只知道用那雙無神的眼睛看著男的,笑,傻笑。      兩個人本來不認識,他們一個天南,一個地北。家裡人嫌他們傻,都拋棄了她們,任他們四處流浪。男的從南往北走,女的從北往 南走,流浪,流浪……。男的以前並不傻,而是因為在工地上干建築的時候被磚砸中了頭,從那以後就傻了。女的以前也不傻,考大學的時候她考了全市第一名,然而她的名字卻被一個有錢人給頂替了,從那以後女的就不再說話,不再理自己的父母,後來也傻了。 不知道走了多長的時間,男的身上的那身衣服變的骯髒不堪,鞋子也露出了那漆黑的腳指頭。女的身上那身紅衣服已經變成了灰色 ,散亂的頭髮上還有幾根枯黃的雜草,但是臉還是白的,出奇的白,手裡拿著一個礦泉水瓶,衝著路人們傻笑。 兩個人是在一個黃昏相遇的,他們共同發現了垃圾桶裡的那塊發了霉的麵包,一同伸手去抓那個麵包,兩個人的頭碰到了一起,男的沖女的狠狠地瞪了一眼,女的沖男的傻笑。男的還是勝利了,他搶到了麵包,張開那黑紫色的嘴狠狠的咬了一口,女的沒有動,只是傻傻地看著男的,傻傻地。男的看了一眼女的,眼神中沒有一點光,女的只是看他,喉嚨裡不停的嚥著唾沫,男的停止了啃麵包,開始看著女的,傻傻地盯著,兩個傻子就這樣看著 ,男的沒有表情,女的傻笑。男的把麵包給了女的,男的竟然把麵包給了女的,女的也抱著那剩下的半塊乾麵包啃了起來。男的轉身走了,沒有回頭,當他回到自己睡覺的那個廢廠房的時候,轉身看到了女的,女的一直跟著他,一直跟到了這裡,女的還是沖男的傻笑,她們不說一句話,女的便跟傻子住在一起了,晚上睡覺的時候,男的感覺身上很溫暖,從來沒有過的,女的一直摟著男的,女的睡覺時候很死,睡覺的樣子真的不像個傻子。      兩個傻子就這樣住到了一起,白天兩個人一起去大街上揀東西填飽肚子,晚上就一起回來睡覺,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。那天晚上男的不知道是在哪揀了一個戒指,生了綠銹的戒指,男的給女的帶上了,女的一直衝男的傻笑,那晚笑的更是厲害,女的的笑聲撕裂了整個安靜的夜。後來笑出了淚,女的哭了,第一次哭了,摟著男的哭了,不明不白的哭了。男的好像無動於衷,臉上依然是沒有表情。         後來女的病了,從來沒生過病的女的病了,而且很嚴重,早晨她沒有起來陪男的一起去揀吃的,沒有沖男的笑,男的自己出去了,中午男的竟然例外的回來了,手裡拿著一瓶新的礦泉水和一個新的麵包,他是回來看女的的,男的臉上掛了傷,手指頭也青了,鼻子下面還有兩道血痕。男的是在搶麵包和礦泉水的時候被小攤的老闆打的。女的閉著眼睛,還是沒有像往常一樣沖男的傻笑。男的把麵包送到女的嘴邊,女的沒有吃。女的快不行了,身上發著高燒,已經昏迷了,男的臉上頭一次有了表情,慌亂的表情,男的跑了出去,看見一身穿綠警服的人就哭了起來,男的哭了,也是第一次哭了,嘴裡喊著:救救我的女人,救救她,綠軍裝一腳踹開了男的,罵道:滾一邊去,瘋子,我他媽真倒霉,出門這麼不順呢!男的仰面倒在了地上,           綠警服狠狠地朝男的小肚子踹了幾腳,男的撒了手,綠警服朝男的吐了口吐沫,走了!男的好久才從地上爬起來,臉上的淚已經干了。      男的把女的背到了街上,街上人很多,但沒人注意他們,注意的也只是冷冷地瞅幾眼,然後繼續趕自己的路。傻子把女的放在路邊上,無助的看著行人。女的呼吸已經很微弱了,傻子從路邊揀了一個破玻璃片,破玻璃片有著鋒利的尖,露著寒光,男的抬起女的那瘦弱髒兮兮的手臂,朝她的手腕狠狠地割了下去,血噴了傻子一臉,傻子大笑,狂喊:「哈哈,我殺人了,你們看我殺人了……」救護車終於來了,女的被抬走了,圍觀的人們唾棄著男的,罵著男的,然後都散去了。女的最終還是死了,失血過多,女的在醫院還沒呆上一個小時就被抬進了停屍間,女人走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笑著的,手指上還戴著那長滿銅銹的戒指。男的等了好長好長時間,女的再也沒有回來,沒有回來衝他傻笑,男的哭了,哭的那樣痛快,整個夜晚都被男的的哭聲掩蓋了,然而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哭聲。      還是在那個他們相遇的那個垃圾桶旁邊,人們發現了男的的屍體,男的臉上的笑容已經僵住了,懷裡抱著一個發了霉的麵包和一個 沒有開瓶的礦泉水......